欢迎访问重庆市文物局网站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博资讯 >> 工作动态 >> 文物保护

陈卉丽:愿用一生坚守文物保护事业

作者:徐秀丽来源:中国文物报添加时间:2017-12-01浏览次数: 字号:【 打印

 在日前召开的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,陈卉丽(女,汉族,中共党员,52岁,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中心主任)荣获“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”荣誉称号。

 陈卉丽长期坚守在文物修复一线,带领团队承担了大足石刻5万余尊造像的修复抢救工作,包括千手观音的抢救性保护工程,成为全国优秀的石质文物修复专家,为石刻艺术的新生做出了突出贡献。

2015年6月13日,历时8年的大足千手观音修复工程终于完工,面对国内专家组最苛刻的验收,修复工程得到高度评价;面对千手观音给国内外游客带来的感动和震撼,修复团队负责人陈卉丽眼眶湿润:“这辈子,值了!”

 作为国内现存最大的集雕刻、贴金、彩绘为一体的千手观音石刻造像,重庆大足宝顶山千手观音已历经800余年风雨侵蚀,病害达34种,830只手病症各不相同,残缺达440处。因修复难度大、技术要求高、参与学科广,2008年国家文物局将它列为全国石质文物保护“一号工程”。

 面对困难与挑战,陈卉丽勇敢担当:“修复国宝级文物,将历史文化发扬光大,是责任、是使命、是荣誉!”

 知易行难,不积跬步哪能至千里?陈卉丽带领团队整天泡在修复现场和方案堆里,填写调查表1032张,数据35000个,手绘病害图297张,病害矢量图335幅,仅她个人就独立完成了80只手、20件法器的修复方案编制、本体修复和修复技术报告的编写。

 8年来,陈卉丽和团队成员每天站在脚手架上,面对冰冷的石壁,嗅着刺鼻的材料味,再热不能吹空调,再冷不能烤火炉,克服了冻疮、蚊虫叮咬、化学试剂过敏等折磨,科学、严谨、精细、单调地从事着修复工作。她说,“做我们这一行,除了专业技能,还需要有超强的耐心、高度的责任心和坚强的毅力。”

 陈卉丽团队所负责的是千手观音石质本体的修复,常常需要对文物“打针”注射加固剂,但“药剂”的选择让陈卉丽费了不少工夫。为了找到最佳的加固剂,陈卉丽和同事们从2008年开始,用了3年共1000多天的时间,从10多种材料中提取不同比例剂量,反复进行实验100余次,最终配比产生了最适合千手观音造像环境需要的加固剂,确保了千手观音石质胎体的安全性和稳定性。

 工作过程中,陈卉丽把这样严苛的要求当成了习惯和标准,时时处处都要做到一丝不苟。

 为修复千手观音主尊右边残缺的主手,她先后对四川、重庆、河北、山东等地区的30余座石窟观音造像进行实地考察,最终采用“可拆卸式”修复方案,既保证了造像艺术的完整性,又体现了科学修复的文保理念,得到文物专家的认可。

 8年辛苦、8年奋斗,大足千手观音终于在智慧、毅力和汗水的浸泡中重获新生——工程被评为第三届全国优秀文物维修工程。陈卉丽还受邀到意大利佛罗伦萨介绍该项工程的技术保护,获得国际同行的尊重与认可。

 1995年,陈卉丽开始从事文物修复。大足石刻有5万余尊造像,修复工作繁重而艰辛。为尽快入行,她边干边学,22年来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到了研究上。她清楚,敬业爱岗光有热情不行,还必须在知行合一的实践中成为行家里手。在与文物打交道的过程中,她总结出“望闻问切”的四诊法, “望”是看文物的断裂、破碎、表面情况,对比资料影像;“闻”则是嗅文物表面气味,看是否有污染霉变;“问”则是向看护人员了解文物变化情况;“切”则是采用手轻摸触碰感受文物是否疏松,或用银针刺探被金箔彩绘覆盖的石质本体风化情况。这种方法可初步诊断文物病害20余种,准确率达95%以上,与专业仪器诊断的结果基本吻合。

 作为全国知名的石质文物修复专家,陈卉丽还积极援助、指导其他文博单位的文物保护,先后参与了河北蔚县博物馆彩绘贴金石质文物、河南洛阳龙门石窟双窑洞、甘肃敦煌榆林窟壁画、四川安岳茗山寺文殊像、潼南大佛等多项保护修复工程,并将自己的心得、体会、经验撰写成45万字的专著《大足石刻保护探索与实践》,堪称石质文物保护的典范论著,在业内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和指导价值。

 多年的努力也让陈卉丽获得了诸多荣誉。2016年11月中共重庆市委组织部、重庆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建立“陈卉丽石质文物保护修复首席技能专家工作室”。她先后荣获了2016年重庆市五一劳动奖章、重庆市2016年度十大“巴渝工匠”荣誉称号、2016年重庆市杰出人才突出贡献奖、2016年“重庆市巾帼建功标兵”荣誉称号、2017年 “重庆市岗位学雷锋标兵” 荣誉称号。2017年5月,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并出席表彰大会。2017年荣获中共重庆市委、重庆市人民政府授予的“2015-2016年度富民兴渝贡献奖”。

 如今,在陈卉丽心中,有一个美好的愿望,“希望能有更多‘守得住寂寞,练得好功夫’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行业,让更多文物有限的生命得到更好的延续。”

“只有文物修复,才能让我内心真正平静。我愿为此坚守一生。”陈卉丽说。(本报记者 徐秀丽整理)